2021-08-05 17:58: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国家性质的外交大概已经成为历史。全球主义精英实质上已不再团结,而是变成了股东共同体。每个高管都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部门之间相互争斗并习以为常。

参考消息网8月5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8月3日发表题为《欢迎来到美国外交的派系时代》一文,作者为政论家、美国问题专家德米特里·德罗布尼茨基。全文摘编如下:

不论在外交还是内政上,现任拜登政府的所谓“自由主义”执政联盟都无法展现任何的协调与团结。事实上,美国并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构想,甚至没有为制订这个构想付出任何努力,仿佛这根本不在重新掌权的全球主义精英的计划之内。外交政策将变得比特朗普时代更加混乱和不可预测。但美国前总统还能得到原谅,毕竟国会和官僚机器不断对其进行掣肘。拜登则似乎大权在握,但不要说全世界,就连美国外交权力机构的秩序都无人整顿。

让我们梳理一下美国外交议程的几个方面。

外交层面进展寥寥

在向莫斯科建议举行高层会谈和实现“可预测性”和“冲突降级”的谈判前,美国现政府险些让事态发展到战争的地步。但就连这个简单的任务也没有完成。虽然《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了,但双方远程互换相关外交照会时,这份协议几乎已毫无意义。

如果说(特朗普在)赫尔辛基峰会因美国议会反对派的公然阻挠而徒劳无功,那么(拜登在)日内瓦峰会也没有给国际氛围带来任何改变,因为华盛顿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博弈的章法”。人们立刻发现,当局至少存在四个派别,它们在如何对待莫斯科、柏林、北京、德黑兰、哈瓦那等问题上持不同观念。

参考消息网8月5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8月3日发表题为《欢迎来到美国外交的派系时代》一文,作者为政论家、美国问题专家德米特里·德罗布尼茨基。全文摘编如下:

不论在外交还是内政上,现任拜登政府的所谓“自由主义”执政联盟都无法展现任何的协调与团结。事实上,美国并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构想,甚至没有为制订这个构想付出任何努力,仿佛这根本不在重新掌权的全球主义精英的计划之内。外交政策将变得比特朗普时代更加混乱和不可预测。但美国前总统还能得到原谅,毕竟国会和官僚机器不断对其进行掣肘。拜登则似乎大权在握,但不要说全世界,就连美国外交权力机构的秩序都无人整顿。

让我们梳理一下美国外交议程的几个方面。

外交层面进展寥寥

在向莫斯科建议举行高层会谈和实现“可预测性”和“冲突降级”的谈判前,美国现政府险些让事态发展到战争的地步。但就连这个简单的任务也没有完成。虽然《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了,但双方远程互换相关外交照会时,这份协议几乎已毫无意义。

如果说(特朗普在)赫尔辛基峰会因美国议会反对派的公然阻挠而徒劳无功,那么(拜登在)日内瓦峰会也没有给国际氛围带来任何改变,因为华盛顿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博弈的章法”。人们立刻发现,当局至少存在四个派别,它们在如何对待莫斯科、柏林、北京、德黑兰、哈瓦那等问题上持不同观念。

不过,拜登当局有一项“毫无疑问的成就”,那就是与德国就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达成协议。

但该协议恰恰表明,在国际事务中一切发生了多大变化。实际上,拜登政府允许德国企业掌握21世纪欧洲主要的天然气分配枢纽,以换取该企业不参与德国和欧盟政治,将由华盛顿实施外部管理,但管理者并非国务院或白宫,而是美国民主党。

至于如何管理9月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和政府的组建,则是技术问题。不排除外部管理者将第一次一事无成。

共和党人对协议作出了神经质的反应,这完全不是因为“普京的天然气通到了欧洲的心脏”,而主要是民主党对欧洲外交方向的垄断激怒了他们。渐进式垄断在特朗普当政时期就开始了。当时,国务院官僚们强迫第45任美国总统接受他们在乌克兰的路线。当特朗普要求与基辅合作,以便在国会内部纷争中取得特定的王牌时,立刻宣布了对他的弹劾。

不同派别各行其是

共和党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有影响力的古巴裔保守派群体施压下,“象党”在古巴政坛玩起了自己的游戏。

在此背景下,民主党左翼要求立即解除对古巴的禁运,与古巴交好。我要再次强调,这里说的不是国会与总统间的分歧,而是国务卿与防长间的分歧,这导致美国外交项目的落实被叫停或无限期推迟。这是一个全新的现象:每个政党、每个政府派别都在奉行自己的外交政策。立法者可以通过特定法律来限制总统的外交步骤是一回事,他们自己开始在外交领域采取行动则是另一回事。各类政府官员企图将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观点强加于国家元首,和这些官员不顾白宫主人的意见,利用自己所在的机构实现自己的计划——两者之间是有很大区别的。

也就是说,如今,大洋彼岸超级大国内部围绕外交方针的观点碰撞不是发生在美国智库、联邦部门的高官办公室和国会山,而是发生在现实世界中,而且不是体现在口头和理论上,而体现在日常实践和行动中,而这些实践和行动关乎全世界无数人的命运。全球似乎都成了华盛顿“玩家”战略博弈的竞技场。

这并非偶然也不是拜登“软弱”的结果。美国国家性质的外交大概已经成为历史。全球主义精英实质上已不再团结,而是变成了股东共同体。每个高管都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部门之间相互争斗并习以为常。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